首页 随令羽 正文

星空华文拟赴港上市,十年前“好声音”风光能否再续?

随令羽 adminqwe 2022-05-18 13:28:20 117 0

  中新经纬5月18日电 (赵佳然)继2021年11月递表失效后,星空华文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星空华文)近日向港交所递表,欲再闯港股。

  虽然曾凭借运营现象级综艺《中国好声音》一炮而红,但星空华文近年来依然过度依靠这档节目的营收,公司业绩也在持续下滑。业内人士认为,星空华文商业模式主要靠运营和IP授权支撑,需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改变收入结构。

  A股折戟后重组 从盈利8亿到净亏超3亿

  星空华文的前身为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灿星文化)。2021年1月,灿星文化曾向深交所提交上市A股申请,但深交所上市委认定,因其实际控制人的理由不充分、披露不完整等情况,终止对灿星文化的上市审核。

  随后,灿星文化与星空华文传媒电影于2021年8月完成重组并更名。2021年11月,星空华文递表港交所,后招股书过期失效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18年,灿星文化曾获3.6亿元战略融资,其中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入资金2亿元。招股书显示,股权结构上,目前星空华文的最终控制人为华人文化、田明、金磊及徐向东,此外淘宝中国持股1.17%。

  大众可能对星空华文的名字感到陌生,但名极一时的《中国好声音》却是众人皆知。2012年,星空华文推出现象级综艺节目《中国好声音》,目前该节目已播出十季。此外,公司还运营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,与优酷合作共同制作《这!就是街舞》等综艺节目。

  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,按2020年收入计,公司是中国最大综艺节目IP创造商及运营商,市场份额为2.0%。目前,公司业务包括综艺节目IP、音乐IP、电影及剧集IP的运营及授权,以及其他IP相关业务。

  作为一档播出十季的综艺,《中国好声音》虽给大众留下了深刻印象,但其吸金能力已大不如从前。而星空华文虽然数年来谋求上市,但业绩却在一路下滑。

  招股书显示,星空华文2019-2021年总营收分别为18.06亿元、15.6亿元和11.27亿元,其中,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所贡献的营收分别为74.2%、69.9%及78.0%;净利润分别为3.8亿元、-2780万元和-3.52亿元。2021年,公司营收不仅为近三年最低,且毛利率也将至近年低谷,为24.3%,其中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的毛利率为13.2%。

  从2018年灿星文化披露的A股招股书可了解到,灿星文化也曾经历一时辉煌。该公司2015-2017年度的营收分别为24.62亿元、27.06亿元和20.58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.06亿元、7.32亿元和4.52亿元。

  “好声音”吸金能力疲软

  值得关注的是,《中国好声音》在播出十季后依然稳坐公司综艺节目IP运营授权收入首位,也就是说,星空华文近年来仍未培养出吸金能力超越《中国好声音》的重磅综艺。这档节目带来的营收从2019年的4.9亿元降至2021年的2.51亿元,毛利率更是从2019年的46.6%降至2021年的2.2%。

  从《中国好声音》(2016-2018年期间曾更名为《中国新歌声》)的相对巅峰时期来看,其2015年带来的营收为约11.43亿元,即在6年内,该档节目的营收已下降近八成。

  爆款节目的营收下降直接影响到公司业绩。星空华文表示,2021年收入下降,主要由于其制作的综艺节目减少,以及《中国好声音》产生收入下降,主要由于企业客户广告预算下降;此外,2021年公司未制作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的后几季,导致相关音乐IP变少。

  在2018年灿星文化的招股书中便已提到,公司存在单一系列节目占比较高的风险。“如果未来监管政策、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导致该系列节目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,而公司又没有制作出可以替代其收入水平的新节目,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下降。”

 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媒体表示,星空华文上市之路并不平坦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公司属于内容生产方,其内容必须借助第三方平台变现,业务收入依赖性过强。此外,公司近年商业模式主要靠运营和IP授权支撑,只有通过商业模式创新去改变收入结构,才能更好地迎合广告主或用户的需求。(中新经纬APP)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17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